贵人鸟债务泥潭未解 经销商欠款2.4亿再度雪上加

分享到:

贵人鸟面临退市风险。3月19日,贵人鸟连发三份公告,一份关于8426.68万元的新增被冻结资产,一份关于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所持公司469.5万股股份将被司法变卖,占公司总股本的0.75%,再一份是贵人鸟发布的关于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第三次风险提示。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表示,贵人鸟当前最大、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债务危机没有得到缓解。

记者就债务问题以及应对举措为贵人鸟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资金泥潭

公告显示,贵人鸟新增资产冻结主要系公司未能按期兑付相关债务融资工具本息,债权人国元证券向司法机关提请仲裁并申请财产保全。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11.75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 24.72%。

此前,1月21日,贵人鸟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7.65亿元至9.15亿元。

3月19日晚间,贵人鸟公告对退市风险进行第三次提示,公司经审计的 2018 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将为负值。

从财报数据梳理来看,近年来贵人鸟的债务负担持续加重。2016年-2018年贵人鸟债务总额分别为47.91亿元、49.56亿元、32.23亿元,与此同时资产负债率逐年提升,分别为60.62%、65.36%、67.81%。2019年公司债务继续增大,截至三季度末,总债务为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进一步增至68.42%。

除了外债,还有经销商拖欠的货款尚未追回。

3月10日,贵人鸟发布公告表示,有8家原贵人鸟品牌经销商(被告)共欠公司货款2.4亿元,截止 2019 年末,货款拖欠时间均已超一年以上,贵人鸟就该等货款纠纷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贵人鸟表示,对其2019年的利润影响达-2.2亿元。

起个大早 赶个晚集

当前,从多处分析来看,行业观点普遍认为,造成目前贵人鸟资金困境的原因主要在于此前泛体育布局的投资失利以及2018年调整销售模式带来的销售费用激增、存货减值损失。

贵人鸟成立于2004年,于2014年头顶“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的光环完成上市。

3月20日,贵人鸟报收3.40元/股, 21.37亿的总市值与2015年65.47元/股的高位时相比,蒸发接近400亿。

2014年上市,贵人鸟开始寻求转型,提出要成为“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并开始在泛体育领域进行频繁的资本化运作、投资领域涉猎广泛。

2015年,贵人鸟提到:我们想做的是国内体育产业第一公司。当年,贵人鸟投资虎扑2.4 亿元,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后不久,贵人鸟再投资给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2000万欧元。

2016年,贵人鸟签约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获得其大中华区运营权。同年,贵人鸟还出资收购了零售运营商杰之行、名鞋库的部分股权。

从启信宝数据来看,贵人鸟对外投资达24起,参控股企业132家。近年来,贵人鸟在体育用品、体育游戏、保险、零售、电商、赛事运营等方面形成初步多元化格局。

然后,投资收益并不尽如人意。投资三年,杰之行未完成业绩承诺,贵人鸟于2018年底将持有的股权转让,产生投资亏损共计1.12亿元。名鞋库也同样未完成业绩承诺,于2018年财报中计提商誉9320万元。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表示,当时,贵人鸟作为本土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体育运动品牌公司,在市值以及投资者青睐程度上远远高过在香港上市的本土运动品牌群体,贵人鸟在大众运动三四线市场上依然有分庭抗礼的能力。

程伟雄认为,如果贵人鸟当初选择的方向不是泛体育的资本布局,而是继续聚焦主业,在品牌运营、产品研发、供应链改造、门店升级以及渠道模式改革、组织能力提升、在线电商业务改造等投入资金与资源,借助A股上市的资本威力做好品牌推广,理应在本土运动品牌市场跻身到第一集团军。

2018年,贵人鸟转变销售模式,由经销商独立运营转变为直营、类直营。但这一做法导致公司2019年全年终端渠道人员薪酬、终端销售及返利等费用支出较大,预计影响2019年当期损益约-1.8亿元;同时导致报告期末存货增加,按照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政策核算,报告期末公司存货跌价损失金额约为1.2亿元。

贵人鸟回过神来,开始回归主业,但主业的江湖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江湖。程伟雄表示,2018年开始,因受金融调控影响,贵人鸟在泛体育的资本布局收效甚微,无可奈何之际只能回归主业。但此时,主业竞争形势已非几年之前可以匹配了。原本贵人鸟具备优势的三四线市场,已被纷纷下沉的国内外运动品牌挤压,大众运动市场向头部品牌聚拢,运用价格策略去吸引用户和分销商无疑是慢性自杀。

事实上,在程伟雄看来,直营也并非就是体育用品行业的大方向。他认为品牌在渠道模式上,需要根据自身的能力去做选择。阿迪、耐克是特许经营模式,渠道分销为主导,抓好品牌推广和产品研发;李宁也是“耐克、阿迪模式”;安踏、特步为代表的福建运动品牌在品牌和产品上无法和耐克、阿迪抗争,选择在渠道上转型全部直营的方式。

程伟雄认为,对于体育运动服饰品牌来说,营收的驱动力应该是商品效力的最大化,通过商品规模销售最大化获取利润最大化,因此专注主业需要做好的是产品的研发以及渠道的最大量销售体现。

欢迎转载股票配资论坛-网上配资公司靠谱吗-在线期货配资公司-亿配资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股票配资论坛-网上配资公司靠谱吗-在线期货配资公司-亿配资 » 贵人鸟债务泥潭未解 经销商欠款2.4亿再度雪上加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