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油价“新常态”下,石油企业该如何应对?

分享到:

“原本年前我们跟济南的陶瓷厂已经沟通完了LNG(液化天然气)点供的所有方案,但现在项目迟迟没有上,”3月26日,年前一直在河北、山东等地推广LNG点供项目的于田磊这样告诉记者。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国际油价的断崖式下跌打乱了很多人的节奏,相比LNG,于田磊说低油价为终端用户提供了一个更为经济的燃料选择,使得LNG推广的难度加大,这也是他的客户面对完备的方案却开始迟疑摇摆的原因所在。

于田磊的经历仅是低油价所带来的影响在行业末梢的细微体现。在供应侧,对于低油价将带来的冲击的预期,无论是本土石油公司还是跨国油气企业的反应都更为迅速和强烈,下调全年资本开支成为首要选择。

短时间内,包括壳牌、埃克森美孚、道达尔、英国石油在内的多家跨国油气企业均宣布削减2020年支出。

3月25日晚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通过2019年全年业绩公布电话会表明将下调资本性开支及全年的产量目标。作为以油气生产为主的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石油”)则在3月26日晚间表示已经在应对低油价方面做了很多方案,正在逐步采取一系列措施。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综合规划资深工程师许江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以上游为主的中国石油公司在高油价期间盈利是很好的,但在低油价期间,不得不放弃储量与产量目标,不得不压缩国际化业务,减少上游资产规模,执行低成本战略。”

在他看来,低成本战略是一个完整的、连续的战略,最好是在高油价时期投资地下储气库或是原油储罐群,或者投资终端以及可再生能源,而非大量地进行资产并购或签订LNG长协,反观现在则是签订长协以及扫现货的比较好的时机,但库容空间是否充足还需仰赖前期的投资,这是一个联动的过程。

调低目标,回归本土

有关油价市场预期普遍不高。

中国石油方面即判断油价仍将在低位震荡。中国石油总裁段良伟称,如果世界经济和石油需求恢复增长,减产联盟再次达成协议,预计未来几年均价将上升至60~65美元/桶的区间,这也是国际上的普遍预测。若外部环境恶化,未来年均价也有可能在50~55美元/桶的区间震荡。

中海油董事长汪东进认为当前的低油价是阶段性的,但当前低油价会持续三个月、六个月还是更长的时间确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长期来看,保持在50~60美元/桶是相对正常的合理的水平,无论是国际油气生产商还是市场的消费能力都是相对能够接受的价格。

对于国内油公司而言,尽管桶油操作成本一降再降,生产成本依旧承压。以中海油为例,桶油主要成本连续六年下降,2019年主要桶油成本同比下降2.0%至29.78美元/桶油当量。这是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水平,但当前的国际油价仍在20~30元/桶区间震荡。3月26日,WTI原油期货报22.60美元/桶,下跌1.89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跌1.05美元/桶至26.34美元/桶。

许江风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化战略需要弱化,中国的石油公司需要将精力更多地放在本土化之上,这一方面是从降低油气的对外依存度考虑的,另一方面国内的各项成本相比国外更低,再者就是有助于改善国内的就业问题。”

这也是中海油今年的计划中的一部分。3月26日,汪东进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面对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目前公司已经制定了相关的措施,在调整和优化勘探开发的生产计划,包括资本性支出的压减,以及油气生产成本的进一步压减,另外对员工总量的严格控制,目前相比较而言海外的成本比国内更高,对海外采取的力度会更大。”

具体在项目实施层面,国外的产量目标会有一定幅度的调减。中海油CEO徐可强表示,在追求效益产量的前提下,有些无效产量将会大幅调减,对于国内产量效益相对较好,主要通过降低递减来进一步提高产量。从大型项目上来看,国外的非作业者项目中海油目前正在跟作业者协商,作业者自身也大幅调减了投资、压缩工作进展,国内的项目则在按计划实施。

在低油价下,油砂行业面临艰难时刻,成本和销售价存在很大的挑战,因而提高油砂附加值较为重要,中海油认为其在加拿大的油砂项目的改制厂需要尽快重启,通过提升附加值来平抑成本和售价之间的矛盾。

根据中海油1月13日发布的全年战略指引,2020年净产量目标为520~530百万桶油当量,2021年和2022年,净产量目标分别为约555百万桶油当量和约590百万桶油当量。资本支出预算总额为人民币850-950亿元,其中,勘探、开发、生产资本化和其他资本支出预计分别占资本支出预算总额的约20%、58%、20%和2%。

徐可强表示,目前随着国际油价的急剧下跌,公司管理层已经对2020年的预算指标作出大幅调整。但压减的具体数值,徐可强表示方案正在制定的过程中,且需报董事会批准,目前不便透露。“一定会调低资本性开始和净产量数值,在当前的情况下,如果油价长期保持低位,目前能做的是进一步的控制成本、降低成本。”

他给出了大致的操作方案,即“从国内来看,严格控制投资、成本、产量递减以及员工总量;同时重点强化技术进步、生产指标、绩效考核和安全生产;此外要优化设计方案、生产组织运行,销售方案以及管理水平”。而对于国外,则是“重点加大对投资节奏和强度的控制,进一步优化海外的产量结构,增加效益产量,控制无效产量”等方面。

中国石油方面也强调将更加突出效益开发,在3月26日晚间的业绩发布会上,中国石油并未像以往一样给出有关新一年的产量目标计划。公司管理层解释称:“油价断崖式下跌,受到冲击最大的是上游业务,我们将处理好产量和效益,当前和长远,应对低油价和保障能源安全三个维度之间的关系,来安排今年的原油和天然气产量,优化产量结构。”

拓展终端,绿色转型

低油价情况下,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上游业务受到的冲击最大,中游炼化板块缺乏话语权,加之中国的炼油规模是过剩的,一般而言利润不会太厚,可以看到的变化是,利润正在向终端环节转移。许江风由此认为,终端市场控制战略是石油公司重要战略之一。

许江风告诉经济观察报:“加油站就是一个平台,未来可以发展成为一套油气氢电综合动力燃料的加注网络,除此以外也可以开展便利店、洗车等附加的非油业务,需要看到的是中国石油公司具有很强的市场优势,背靠14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作依托。”

以中国石化为例,疫情期间,部分易捷便利店销售蔬菜、口罩吸引了广泛的关注,尽管目前尚不可知销售蔬菜是否会发展为常态化的举措,但中国石化对这部分非油业务的发展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在市场资源过剩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提升自身竞争能力的选择。根据中国石油2019年的三季报,截至去年9月30日,便利店总数为27343,相比上一年末总数增长0.31%。

但也需要看到,在低油价情形之下,加油站之间的竞争,主营或民营加油站之间都更为焦灼。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戴田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根据我们的数据模型测算,主营的汽油的理论利润大约在1773元/吨,0号柴油理论利润为543元/吨,对于山东地炼而言,92号汽油在2258元/吨,0号柴油在690元/吨左右的水平。

据他了解,对于“两桶”油而言,加油站的优惠幅度并不是很大,但是对于个别站点,会采取“点对点”的优惠方式,民营站多是从地炼进货,价格相对低,在缺乏品牌效应的情况下,更倾向于采取价格直降的方式。以华北市场为例,民营加油站0号柴油的优惠幅度在0.3~1元,92号汽油的优惠区间在0.5~1元。

再看天然气终端业务,此前在天然气管道板块盈利贡献最大的管输部分面临剥离的预期之下,中国石油已经在终端领域大幅度的“开疆拓土”,而今年叠加低油价的情形,提升自有终端规模的力度料将进一步加大。

于田磊告诉记者:“今年LNG点供的推广在低油价的情况下十分不利,可以看出低油价对于天然气消费的挤压,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很有可能难以为继,昆仑能源或许在今年还有加大收购的力度。”

在3月26日的业绩发布会上,中国石油副总裁凌霄表示,将进一步优化天然气的产业链,加大终端市场的开发力度,扩大自有终端的规模,不断提升自有终端的销售比重。“用终端的回报对冲批发环节可能的亏损,完成整个产业链的价值回报。”

而在绿色转型方面,可以看到的趋势之一是国内的石油公司将综合性能源公司作为转型的方向且持续加码。中海油在海上风电领域积极探索,中国石油则将在今年重点推进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源、地热等关键技术的攻关和能力建设。

据中国石油董事长戴厚良介绍,中国石油一直关注新能源的发展,近年来一直在组织专项工作组来跟踪这些方面的技术进展,也做了有利的试点。今年继续加大光伏发电和风能的规模。氢能、储能的探索和研究也在进行中。同时在生物质能源方面,对生物柴油、生物乙醇等方面也在做积极的探索。

他进一步透露,“十四五”期间,在做好油气业务发展的同时,公司将启动新能源专项规划等工作,积极推动化石能源与新能源等全面融合发展的清洁低碳的生态圈,为向综合性能源公司发展奠定基础。“油价暴跌,利润降低,可以倒逼石油公司加入能源转型队伍,推动执行低碳绿色战略。”许江风表示。

欢迎转载股票配资论坛-网上配资公司靠谱吗-在线期货配资公司-亿配资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股票配资论坛-网上配资公司靠谱吗-在线期货配资公司-亿配资 » 低油价“新常态”下,石油企业该如何应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